企業觀察網區域大數據服務中心

減少工作群,為何有人不領情:整治指尖上的形式主義須量、質并舉

來源:  半月談       作者:宋常青 馬莎      發布時間:2021-3-22 14:12  |  

隨著中央加強對指尖形式主義的整治,多地陸續對微信工作群等線上辦公平臺進行集中排查清理。一些臨時群、僵尸群被解散,一些必要的工作群整合,大大減輕了基層干部的負擔。

然而,半月談記者在基層調研時發現,一些干部對整治指尖上的形式主義高度贊同,但對將微信工作群“解散了之”、單純壓縮數量并不十分認同。

人多了,如何發言傷透腦筋。

西北某地級市扶貧辦副主任是一名東西部扶貧協作掛職干部,交接工作后還未到崗就已經被拉入微信工作群。雖然群數量比預想的少,但群成員卻非常多,“省、市、縣的領導全在群里”。

這名干部說,因為是新人,加上各級領導都在,所以每一條消息自己都要認真考慮好久才回復,當時還在交接工作,耗費了不少時間和精力。“同事們肯定也覺得為素未謀面的新同事絞盡腦汁編發歡迎詞是負擔。”她表示,群內的“歡迎儀式”斷斷續續持續了一天的時間才徹底結束。

內容多了,“爬樓”找“干貨”費時費力。

一名西北縣級扶貧辦干部表示,從2020年起,當地陸續開展微信工作群整治活動,他手機里的工作群數量直線下降。“群少了之后,又有了新問題,整合過后的工作群內容更豐富了,發布的消息更多了。”這名干部說,下鄉是他日常重要的工作之一,有時下鄉途中信號不好,群內的消息不能及時看到。他怕錯過重要信息,就要下班后“爬樓”找“干貨”。

“工作群整合過后也就兩三個,但每個群發布的內容一天有時能達到幾百條。半天爬不完,臨時有信息需要回復,回完再往前找,手都能翻抽筋。”他說。

群主壓力大了,創建、解散忙得不可開交。

一名縣級宣傳部工作人員因為經常要和不同領域的人實時對接,成了多個工作群的群主。他說:“建群容易解散難,拉人容易踢人難。”

“我負責外宣工作,一些臨時活動建群溝通更方便,但沒有養成及時解散群聊的習慣,后來換了手機或者微信出了故障再次登錄時,就找不到以前的群了。”這名干部表示,自己按照上級要求,解散一些臨時群時,花了不少時間,“先找到群,再解散它,‘找’這一步特別麻煩”。

“以前同事工作有調動,本人不退群,我會私聊后將其移出群聊。但現在每個群的成員構成復雜,人數又多,不改備注又勤換頭像的成員讓我特別為難。”這名干部說,尤其是遇到領導調動,作為群主不敢將其移出群聊,只能重新建群,一個個邀請,再把原來的群解散,耗功夫、費心思。

多名基層干部表示,微信工作群整治開展以來,多群消息轟炸的現象明顯改善,但如何高效利用微信群便利服務工作仍存在難點。

要繼續嚴控固定工作群的數量,臨時群聊的管理需做到“隨用隨建、及時解散”,但其數量限制需視實際情況而定。有干部表示,一些地方明確限定工作群的數量不能超過多少個,人為增加了用好工作群的壓力,也是一種形式主義。

微信只是一種網絡社交工具,之所以出現指尖上的形式主義,究其根本還是線下形式主義,一刀切式的“建群匆匆、退群也匆匆”的整治方式容易背離初衷。

受訪基層干部認為,整治指尖上的形式主義,不僅要重視量的控制,更要抓質的提升。下一步整治重點應放在工作群發布內容規范和“群規群矩”建立上。多講“干貨”,少說廢話,讓工作群更加有序,最大化發揮社交平臺輔助和服務工作的功能。(記者 宋常青 馬莎)

(編輯:王月

今日看點
視覺 / 視頻更多
習近平在博鰲亞洲論壇2021年年會開幕式演講
李克強考察中國—歐洲中心
郝鵬赴天津調研國資國企改革創新和黨的建設
粵港澳大灣區大容量海上風電項目并網發電
烏瑪高速公路控制性工程鎮羅黃河特大橋合龍
熱烈慶祝企業觀察網改版升級
融媒體更多

4152.9億元! 一季度央企凈利潤翻兩倍,創歷史同期新

中國協作機器人扛把子,國投招商為何選擇了它?

中國建材的玻璃:再也不想做“小透明”了

時評更多
a级片网站-网站A片-a类片子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