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業觀察網區域大數據服務中心

賈躍亭終身禁入證券市場,有律師已收百份索賠材料

來源:  時代周報       作者:鄧宇晨      發布時間:2021-4-15 16:01  |  

樂視網連續10年的財務造假終有定論。在被罰款2.4億元后,賈躍亭又被采取終身證券市場禁入措施。

4月13日晚,證監會官網發布《中國證監會市場禁入決定書(賈躍亭、楊麗杰等5名責任主體)》(下稱《禁入決定書》)。《禁入決定書》顯示,鑒于樂視網實際控制人,時任樂視網董事長賈躍亭,時任樂視網財務總監楊麗杰違法情節特別嚴重,依據證券法和證券市場進入規定,證監會決定對賈躍亭、楊麗杰采取終身證券市場進入措施。

另據樂視網3(400084.OC)4月12日晚的公告顯示,因涉嫌財務造假、欺詐發行等行為,證監會北京監管局對樂視網罰款2.406億元,對賈躍亭合計罰款2.412億元。對其他對造假行為負有責任的13人,處以3萬-60萬元不同程度的罰款。

這也為賈躍亭創辦的新能源車企FF(法拉第未來)的未來蒙上了一層陰影。

4月14日下午,就該處罰對FF的經營和賈躍亭的工作有何影響等問題,時代周報記者聯系FF方面采訪,對方僅表示“這個問題我無法回答”。

同日,上海漢聯律師事務所合伙人律師宋一欣在接受時代周報記者采訪時表示,自己的團隊已經收到來自樂視網股民的上百份索賠材料,“希望賈躍亭能夠主動出來承擔責任,履行他當初自己的承諾”。

賈躍亭辯稱應從輕、減輕處罰

根據樂視網發布的《中國證監會行政處罰決定書(樂視網、賈躍亭等15名責任主體)》(下稱《處罰決定書》),對賈躍亭的罰金主要由兩部分組成:一是樂視網2007-2016年連續十年財務造假,未依法披露關聯交易、對外擔保的行為以及對賈躍亭履行承諾的披露存在虛假記載、重大遺漏的行為,合計對賈躍亭罰款90萬元;二是對2016年樂視網非公開發行欺詐發行行為,對樂視網處以募集資金的5%即2.4億元罰款,并對賈躍亭處以30萬元罰款,同時,賈躍亭作為樂視網實際控制人,指使人員從事違法行為,合計對其處以2.403億元罰款。因此罰金共計2.412億元。

賈躍亭對此申辯稱,認定其組織、決策、指揮樂視網及有關人員參與造假以及采取隱瞞、編造重要事實等手段的證據不足,也沒有基于實際控制人身份指使從事信息披露違法和欺詐發行行為,因此應“從輕、減輕處罰”。

對此,證監會表示,賈躍亭作為樂視網董事長,未在公司層面盡到董事長的勤勉盡責義務;同時利用實際控制人的地位和作用,組織指使少數人完成涉案相關事項,且很多事項就直接是為實際控制人本人的利益。因此對申辯意見不予采納。

據《禁入決定書》,2007-2016年,樂視網通過虛構業務及虛假回款等方式虛增業績以滿足上市發行條件,并持續到上市后。據時代周報記者測算,樂視網2007-2016年累計虛增收入18.72億元,累計虛增利潤17.37億元。

其中,2015年,樂視網虛增收入3.99億元,虛增利潤3.83億元,虛增利潤占當期披露利潤總額的516.32%。

與此同時,樂視網未按規定披露關聯交易,未披露為樂視控股等公司提供擔保事項;未如實披露賈某芳、賈躍亭向上市公司履行借款承諾的情況;2016年非公開發行股票行為構成欺詐發行。

最終,證監會表示,對賈躍亭、楊麗杰采取終身證券市場禁入措施;對時任樂視網高管的其他三人采取8-10年的證券市場禁入措施。

賈躍亭:“FF的成功是對債權人的最好回報”

對賈躍亭而言,FF上市幾乎是他唯一的救命稻草。

根據FF4月5日向SEC提交的S4上市文件,FF與擬借殼的SPAC(特殊目的收購公司)合并完成后的新FF9人董事會中沒有賈躍亭的身影。文件顯示,賈躍亭的身份為“創始人兼首席產品及用戶生態系統官(CPUO)”。

2020年7月,賈躍亭曾在個人公眾號上發文稱:“作為樂視網創始人,我對樂視網的現狀難辭其咎,所以在得到我個人債權人委員會的批準后,我已經在債權人信托中預留了不超過10%的比例,主要用于樂視網股民的或有補償,待履行完相關法定程序后即可以實施,我也會安排專門的團隊協調樂視網股民的賠償事宜。”

在該文中,賈躍亭表示:“FF的成功才是對債權人股東、投資人和全體員工最好的回報”。

而根據S4上市文件,FF上市之后,原FF股東及債權人的股權在FF中占比66%。若按照此前FF上市后34億美元估值計算,該部分股權將價值22.44億美元。

截至目前,賈躍亭尚未對2.4億元罰金及終身禁入證券市場的處罰進行公開表態。

根據《處罰決定書》,當事人如對本決定不服,可在收到本決定書之日起60日內向證監會申請行政復議,也可在收到處罰決定書之日起6個月內直接向有管轄權的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訴訟。

2020年7月21日,樂視網從A股退市時,摘牌價格為0.18元/股,而在2021年2月3日進入全國中小企業股份轉讓系統后,其股價卻一路上漲,4月14日,樂視網3報收0.50元/股,漲4.17%。

律師:中介機構應承擔連帶責任

《行政處罰書》顯示,“禁入證券市場”的定義為:“在禁入期間內,除不得繼續在原機構從事證券業務或者擔任原上市公司、非上市公眾公司董事、監事、高級管理人員職務外,也不得在其他任何機構中從事證券業務或者擔任其他上市公司、非上市公眾公司董事、監事、高級管理人員職務。”

4月14日,資深投行人士王驥躍對時代周報記者表示,禁入證券市場的處罰決定并不影響受罰者成為上市公司的實際控制人,“賈躍亭作為FF的高管之一,如果未來FF有回A計劃的話,證監會是不會批準FF在A股的IPO或是借殼上市的”。

宋一欣告訴時代周報記者,目前索賠的難點主要有兩個,一是確定索賠的時間節點,“有部分投資者已經在2017年、2018年受到了損失,該根據什么樣的時間節點來確定損失的金額”。

第二是在當時負責樂視網IPO及上市后的保薦人、承銷商、獨立財務顧問和會計師事務所,是否要承擔責任。

“這些中介機構是否能夠承擔連帶責任,還需要法院進行進一步的界定。”宋一欣表示。

時代周報記者梳理發現,參與樂視網2010年IPO發行的保薦機構是平安證券,律所是北京市信利律師事務所,會計師事務所為利安達會計師事務所;而在2016年,樂視網涉嫌非公開發行行為造假時,主承銷商、保薦機構是中德證券,聯席主承銷商為中泰證券,律所為北京市金杜律師事務所,審計機構則涉及華普天健會計師事務所(已更名為“容誠會計師事務所”)和信永中和會計師事務所。

(編輯:于思洋

今日看點
視覺 / 視頻更多
習近平在博鰲亞洲論壇2021年年會開幕式演講
李克強考察中國—歐洲中心
郝鵬赴天津調研國資國企改革創新和黨的建設
粵港澳大灣區大容量海上風電項目并網發電
烏瑪高速公路控制性工程鎮羅黃河特大橋合龍
熱烈慶祝企業觀察網改版升級
融媒體更多

4152.9億元! 一季度央企凈利潤翻兩倍,創歷史同期新

中國協作機器人扛把子,國投招商為何選擇了它?

中國建材的玻璃:再也不想做“小透明”了

時評更多
a级片网站-网站A片-a类片子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