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業觀察網區域大數據服務中心

A股IPO月過會率跌破90% 緊箍咒下券業投行各有良策

來源:  時代周報       作者:黃坤      發布時間:2021-4-19 15:26  |  

4月18日晚,一則“監管層近期再度針對擬IPO項目中具有特殊身份的部分股東加碼核查”的消息在市場和券業內流傳。

消息稱,凡待申報IPO企業中,存在有證監會前官員或前發審委委員入股的企業,其IPO申請將暫緩不予受理,已申報企業暫停推進。

盡管截至發稿時,該傳聞并未得到證實,但有券商人士向時代周報記者透露,監管層確有加強IPO核查的要求和趨勢。

在經歷了2020年IPO大年之后,A股IPO市場今年以來也發生了不少變化,包括現場檢查“上緊弦”“撤單潮”出現,“穩和慢”成為一季度IPO業務的總基調。統計數據顯示,今年以來,A股IPO過會數量整體處于相對低位,月過會率出現明顯“松動”,3月份一度跌破90%,為近一年來的首次。

某中型上市券商的一位投行人士日前告訴時代周報記者,和去年相比,今年工作壓力明顯加大,為項目能順利上市,建議企業盡早讓券商介入輔導,以便能夠及時對財務等各個環節進行規范。

IPO盛宴過后投行排名洗牌

2020年是A股IPO的“收獲年”,全年新上會企業共計606家,過會580家,上會企業數量和過會率等多項指標均創下近十年新高。

在企業融資需求增加,疊加創業板注冊制和再融資新規落地等政策紅利的背景下,證券行業2020年投行業務也迎來較大幅度增長,實現投資銀行業務凈收入672.11億元,同比增長39.26%。

據中證協信息, 2020年,證券行業服務實體經濟,通過股票IPO、再融資分別募集5260.31億元、7315.02億元,同比增長74.69%和41.67%;通過債券融資13.54萬億元,同比增長28.02%。

市場份額主要集中在頭部券商“三中”手中。年報數據顯示,2020年,中信證券以60.56億元的投行業務手續費及傭金收入居首,中金公司、中信建投投行業務手續費凈收入分別為59.56億元、58.57億元,排名第二、第三。

海通證券和國泰君安分別以49.39億元和37.35億元的投行業務手續費凈收入位列行業第四、第五;華泰證券、招商證券、光大證券、國信證券、國金證券等2020年投行業務手續費凈收入也位列前排。

今年一季度,伴隨著A股IPO嚴把“入口”,券商投行競爭格局悄然生變。時代周報記者不完全統計,共有35家券商擔任了100家A股新上市公司的保薦機構。與2020年整體趨勢較為一致的是,頭部效應依然明顯。Wind數據顯示,海通證券保薦上市項目最多,承銷保薦費居首;中信證券、華泰證券分居第二、第三。不同的是,中信建投滑出前三。

“今年IPO審核趨嚴,一季度IPO現場檢查及現場督導時,常有勸退情況,尤其手握項目數量多的券商,企業質量參差不齊,不少項目面臨折戟。身在其中,已明顯感受到IPO發行難度加大的壓力。”4月中旬,江蘇一位券商投行人士對時代周報記者表示。

4月15日,上交所披露,深圳微眾信用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因發行人撤回發行上市申請或者保薦人撤銷保薦,根據《審核規則》第六十七條,終止其發行上市審核。這也是首家過會IPO企業因保薦機構撤銷保薦而終止審核。

國金證券副總裁姜文國日前表示,券商投行業務正由“粗放型”轉為“精細型”,嚴格的退市制度有利于引導投行選擇優質項目,對定價承銷能力等提出了更高要求。

輔導驗收收緊投行各有招數

2021年,全面推廣注冊制,在進一步利好券商投行業務的同時,也對強調壓實投行責任提出了標準和規范。

4月19日,一位接近券商投行的相關人士向時代周報記者透露,“目前監管已經開始將審核責任前移并前壓,輔導備案到輔導驗收各環節審核從嚴。”

該人士還表示,多地證監局亦出重拳,在涉及財務數據、資金流水核查等方面提出更細要求,對不滿意的項目“不驗收、不申報”,輪不到排隊的項目很多。

同花順iFinD數據顯示,今年一季度,發審委和上市委共審核了133家企業的IPO申請,其中117家過會,過會率88%,較去年同期的94%過會率明顯下降。

時代周報記者不完全統計,截至4月16日,已有百余家企業撤回了IPO申請。而保薦機構中,以中信證券為代表的頭部券商也有 “中招”。“撤單返場后,保薦券商會繼續跟進,幫助企業對信息披露等方面進行解決和優化,一般半年后又可以申請。”上述接近券商投行的人士解釋說。

不過,在IPO項目撤單潮背后,券商及保代并非能獨善其身。4月6日,證監會集中公布29份監管決定書,涉及中山證券、中信建投、海通證券、中金公司、國金證券、東方證券、中信證券和五礦證券等多家機構,基本與券商投行IPO業務有關。

監管部門發現,保薦機構存在對發行人核查不充分、內部控制有效性不足、未勤勉盡責督促發行人等問題,相關保代受到監管談話、警示函等不同程度的行政處罰,更有保代被認定為不適當人選。

高壓監管漸成常態,這一點已毋庸置疑,而券商投行應時應勢也積極應對。據了解,券商投行人員在選擇項目時,前端也進行挑選,看企業是否符合盡職調查標準。“若符合條件,會建議企業讓券商盡早介入,以幫助其在財務等環節規范,及時發現和解決問題,券商和發行人之間的關系不再是一錘子買賣。”上述江蘇券商投行人士表示。

由于不同于頭部券商的儲備項目較多,所以不少中小型券商選擇轉型精品投行。當前環境下,有些小IPO項目由于收益低,不被頭部券商重視,但中小型券商往往可以為其提供更有經驗的團隊、更愿意調動公司整體資源來幫企業解決問題。

如興業證券管理層在業績說明會上表示,注冊制的全面推進和退市的常態化發展,促進FA等各類業務的發展,投行加大產品戰略落實,構建并購業務競爭力,同時在CDR、海外產品、衍生品業務等方面進行布局,積極對接相關資源,不斷提升大型復雜并購業務的承做能力。

(編輯:于思洋

今日看點
視覺 / 視頻更多
習近平在博鰲亞洲論壇2021年年會開幕式演講
李克強考察中國—歐洲中心
郝鵬赴天津調研國資國企改革創新和黨的建設
粵港澳大灣區大容量海上風電項目并網發電
烏瑪高速公路控制性工程鎮羅黃河特大橋合龍
熱烈慶祝企業觀察網改版升級
融媒體更多

4152.9億元! 一季度央企凈利潤翻兩倍,創歷史同期新

中國協作機器人扛把子,國投招商為何選擇了它?

中國建材的玻璃:再也不想做“小透明”了

時評更多
a级片网站-网站A片-a类片子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