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業觀察網區域大數據服務中心

?鵬博士擬定增募資21億“還債” 放棄寬帶業務

來源:  《投資者網》       作者:王柱力      發布時間:2021-4-19 17:21  |  

4月7日,鵬博士定增方案終獲證監會通過,早在去年6月24日,鵬博士就擬向4名特定對象非公開發行股票。根據公告,本次擬募集資金21.87億元,但這筆錢并未用于開展新業務,而是忙于還債。公司稱,募集資金扣除發行費用后,全部用于償還有息債務,至于未來在經營上有何動作尚不明朗。

此次定增之前,證監會對公司募資比較重視,向公司提出告知函,提出8個問題要求回復。截至去年三季度,公司短期借款13.1億元,應付債券22.71億元,資產負債率89.16%。募得資金是否足以支撐鵬博士繼續走下去,乃是證監會關注重點。本次募資通過后,公司資產負債率將由89.16%降至62.95%,依舊高于中國聯通、華數傳媒等同行。

鵬博士債務纏身的背后,是主業不斷萎縮的事實,售賣資產也難解燃眉之急。在原有網絡技術基礎上,能否成功轉型到物管等新領域,是投資者最關注的問題。

鵬博士凈利潤變化(來源:同花順)

售賣資產 遭遇問詢

據企查查等平臺顯示,鵬博士早在1985年就已成立,早先主營產品為無縫鋼管。在1994年上市后逐步轉型,2002年公司的控股股東變為深圳鵬博實業集團,業務也向多媒體領域轉型。2007年公司收購北京電信通,業務變為以IDC為基礎的網絡增值服務,所謂IDC,就是數據中心,包含機房以及諸多用于存儲數據的硬件設備,小型網絡公司不具備建機房的能力,就向IDC購買服務。在此基礎上,公司在2012年獲得長城寬帶全部股權,提供家庭寬帶服務。

無論是家庭寬帶還是IDC業務,都必須有足夠的場地、硬件做依托,同時還需具備充足的人員和渠道,是典型的“重資產”行業。公司在歷次并購中充實“家底”的同時,也為當下的固定資產減值埋下隱憂。鵬博士自身也表示,IDC等業務固定資產投資金額大,回報周期長,將全面轉型“輕資產、重運營”的模式。簡言之,就是把數據中心的場地和設備售賣出去,但運營權依然在公司手中,網上有投資者將此舉描述為找人“接盤”。

從公司對證監會告知函的回復中可以看到,證監會提到公司和深圳寶能創展之間關于數據中心的交易,“是否存在為消除不利影響,延期披露資產轉讓終止信息的情形,要求公司解釋“相關交易是否真實”。

鵬博士在2020年4月份擬出售數據中心,然而在今年1月宣告終止,同月再提出售事宜,且出售的數據中心數量高達13家。這樣“反復無常”的出售自然受到證監會關注。

公司解釋稱反復的原因是,此前的買家股權被凍結,無法繼續履行協議,而其他聯合收購方又已支付款項,加上公司目前償債壓力加大,所以只好再次尋機出售。

競爭加劇 主業滑坡

公司前幾年業務的興旺,與并購資產有關。2012年,鵬博士與中信網絡簽訂合同,購買長城寬帶股權,為將長城寬帶納入囊中,鵬博士前后斥資共計約17億元。2013年至2016年,長城寬帶也給公司帶來較高回報,期間凈利潤分別達到約2.91億元、4.15億元、3.25億元、2.85億元。

然而,隨著近年來長城寬帶業務逐漸萎縮,去年9月,公司低價賣出包含長城寬帶的四家公司,合計的轉讓價格僅100萬元。如此高的“高賣低買”,卻并未顯示在2020年的財務數據中,因為公司將大額計提減值放在了2019年。證監會要求公司說明大額將資產減值的合理性,問到“發行人的內部控制是否存在重大缺陷”,“是否存在嚴重損害上市公司及投資者利益的情形。”

如今投資者更為關心的是,寬帶業務前景如何,能否“起死回生”?從行業來看,寬帶業務前景并不樂觀。

長期以來,寬帶市場中“三足鼎立”,分別是基礎運營商、廣電運營商,以及鵬博士這樣的民營運營商。

真正給民營寬帶致命一擊的還是中國移動的入場,2016年,中國移動獲得業務牌照進軍寬帶領域,憑借其巨大的體量和用戶數量,以及更加優惠的費用,很快搶占了民營寬帶的份額。鵬博士在公告中稱,“三大運營商提速降費,尤其是近幾年中國移動的免費送寬帶業務,對民營運營商沖擊較大。”

據鵬博士稱,2018年,長城寬帶每月平均流失10萬余戶,2019年,電信、聯通也開始跟進優惠力度,致使長城寬帶每月流失數量增至20萬戶,對每個用戶的平均收入由50元/月,下降至約31元/月。

據同花順數據,截至去年三季度,行業平均營收約16.42億元,平均凈利潤僅略超5000萬元。鵬博士縱使問題重重也跑贏了同行,公司毛利率排在星網銳捷、恒實科技之前。不難看出,行業整體前景不甚明朗。

行業營收數據(來源:同花順)

放棄寬帶 如何轉型

如果鵬博士放棄經營多年的寬帶和IDC領域,有何新的增長點?

截至2020年9月底,公司仍持有眾多其他公司股權,例如對鄰里家美持有47.5%的股權,對浙江通訊聯盈持有20%,對杭州花將科技持有20%,對開銀基金持有30%。但上述公司對鵬博士財務改善恐會有限。截至2020年底,鄰里家美營業收入為0元,三年以來,該公司凈利潤一直處于虧損狀態;浙江通訊聯盈在2019和2020兩年間也未能形成營業收入;對于杭州花將,鵬博士稱“目前尚未實現正常經營銷售,銷售金額較小”,未寫明具體金額。

從業務構成來看,鵬博士放棄寬帶和IDC后,并不打算放棄多年積累下來的網絡業務基礎,而是依托網絡,力圖切入其他賽道。例如鄰里家美的經營領域在居民小區,整合社區大數據,實現精準營銷,杭州花將則利用網絡技術培育花草,監測花草生長態勢,提供花草檢測儀、花棒等產品。

也有一些業內人士認為,IDC業務只要精細化運營仍能發掘新的利潤增長點。今年3月,首創證券李嘉寶談到,5G技術和云計算可助推IDC業務。另外,土地和電力資源是制約IDC發展的重要因素,所以該類業務會向大城市集中,如果企業在一線城市擁有較多IDC項目,其資產有長期價值。信達證券的蔣穎則談道,IDC屬于重資產項目,上架率達到95%才進入成熟期,才能貢獻穩定現金流,在漫長的建設周期中,可以通過拓寬融資渠道,盤活存量資產來解決發展中的難題。

不難看出,無論是對固有的IDC項目精細化運營,還是進駐社區進行大數據營銷,對于老牌網絡企業鵬博士來說都是生路。《投資者網》致函鵬博士,詢問轉型及未來前景等相關問題,未獲回復。

(編輯:于思洋

今日看點
視覺 / 視頻更多
習近平在博鰲亞洲論壇2021年年會開幕式演講
李克強考察中國—歐洲中心
郝鵬赴天津調研國資國企改革創新和黨的建設
粵港澳大灣區大容量海上風電項目并網發電
烏瑪高速公路控制性工程鎮羅黃河特大橋合龍
熱烈慶祝企業觀察網改版升級
融媒體更多

4152.9億元! 一季度央企凈利潤翻兩倍,創歷史同期新

中國協作機器人扛把子,國投招商為何選擇了它?

中國建材的玻璃:再也不想做“小透明”了

時評更多
a级片网站-网站A片-a类片子网